校友

  • 首頁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
  • 末頁

5月31日,由數字PET發明人、華中科技大學教授謝慶國與博士生張博帶領團隊研發的臨床全數字PET/CT通過CFDA注冊審批,獲得市場準入和對外銷售的資質。

7月31日,在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湖北省複賽中,張博所帶領的“全球首創的全數字PET系統及産業化”項目因其市場前景廣闊的高應用價值一路過關斬将,獲得主賽道排位賽最高分!

blob

(“互聯網+”大賽湖北省複賽主賽道排名)

 

将全部青春獻給了數字PET事業

我從05年大學一年級認識謝慶國教授,那個時候我才19歲,謝教授33歲(跟我今天一樣),到今天14年了。我們從研究走向創業,全部的青春都奉獻給了數字PET。”複賽演講中,當張博講到這裡,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這也是當天所有項目中唯一一次全場自發的鼓掌。

blob

 (“互聯網+”大賽湖北省複賽現場)

19年前,青年學者謝慶國選擇了PET作為他的研究方向, 2004年,謝慶國發明了數字PET技術,同年,張博來到華中科技大學就讀本科,并在2005年加入了謝老師的研發隊伍。從本科到碩士,7年時間裡,張博見證了數字PET從原理發明一步步轉化成技術、産品的艱辛曆程。

記得謝老師剛剛提出數字PET概念時,業内的接受度并不高,但他卻笃信這個全新技術的巨大潛力,堅持不懈地在數字PET這片無人區耕耘。正是憑着這股軸勁,數字PET開始陸續産出一系列成果。漸漸地,國際醫療器械巨頭也看到了數字PET的價值和潛力,2009年,西門子開始提出數字化方法,2010年,飛利浦也跟着提出了它的數字化技術。如今在PET廠商中,忽如一夜春風來,滿城都是‘全數字’。這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隻要看準了、認定了,堅持不懈地去追求了,就一定能守得雲開見月明!”

blob

(2007年1月 謝慶國與張博等學生合照 )

 

在華科的7年求學時光,也讓張博漸漸成長為謝慶國的得意門生。碩士畢業後,張博憑着出色的能力被一家公司高薪聘請為技術總監。“正好那時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過,幹了一段時間後,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2014年,正在籌備臨床PET産業化的謝慶國找到張博:“你是想幹一份一眼可以望到老的工作,還是願意擁有一個挑戰與機遇并存的終身事業?” 對于張博來說,數字PET是十幾年來死磕出來的硬科技,具有巨大的技術潛力和應用價值。“原來我缺少的,正是一種為某種事業奉獻一生的歸屬感。數字PET是真正可以改變世界、為人類造福的事業,這,不正是我一直在尋求的可以給我歸屬感的終身事業嗎?”正是抱着這樣的想法,張博放棄了高薪職位,義無反顧地加入進來。

創業永遠是一條最艱辛的道路!”回憶起14年來跟随導師投入到數字PET事業中的點點滴滴,張博感慨萬千。剛開始沒有場地,大家隻能在學校角落的一個廢棄實驗室落腳。四十平米的場地,十來個人擠在一起,組裝原型機時,為騰出空間,每張桌子都得來來回回挪動;最困難的時候,因為發不出工資,張博甚至以個人名義找銀行借了信用貸款,給兄弟們發生活費。

努力終于沒有白費!早一點做出全數字PET,中國高端醫療器械就能早一點迎來逆襲、更能早一點挽救更多生命。”對于張博來說,14年的全部青春隻是一個起點,人生的下半段,還将為數字PET造福人類健康不懈奮鬥。

blob

(2017年3月 臨床全數字PET/CT裝機廣州附屬第一醫院)

blob

(2018年7月 臨床全數字PET/CT完成臨床試驗入組掃描)

 

19年隻做一件事:實現國産高端醫療器械的逆襲

PET是目前最貴的醫學影像手段之一,不同于常見的CT和MRI的解剖影像,PET能在很多疾病的病竈還沒形成之前,就可以通過診斷生物化學反應的異常,實現對病竈的早期發現。

PET主要面向人類健康的三大殺手:腫瘤、心血管和神經系統疾病。然而,這一裝備卻是目前國産化占比最低的高端醫療器械;同時,現有的PET也由于性能不足、應用難而沒有充分滿足臨床診斷的需要。

張博介紹,數字PET團隊在過去19年,一直緻力于解決PET研發中最關鍵的數字化問題。謝慶國教授發明的MVT數字化方法,開辟了一條全新的PET技術路線,不僅解決了受制于人的重大技術瓶頸問題,還進一步提升了PET的性能。

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癌症發病率和死亡率國家,中國人需要有自己的高端醫療儀器,而不是将健康寄托在進口儀器上。我們19年隻做一件事,并且以後都将緻力于這件事,就是将數字PET打造成國産高端醫療器械實現逆襲的突破口!”張博認為,這正是數字PET項目能夠拿到這次複賽冠軍的重要原因之一。

blob

(臨床全數字PET/CT獲得CFDA注冊認證)

 

 

 

 


便攜超聲設備作為當先超聲領域最先進的技術,2019年1月底,我國醫療界迎來好消息:NMPA批準的一款超清圖像的探頭級超聲——飛利浦便攜式超聲診斷設備Lumify在中國上市。陸為,武漢光電國家研究中心校友,是推出Lumify的幕後功臣之一。Lumify上市之際,陸為在西雅圖的家中接受了我們的長線采訪。

 Lumify本身既是探頭,又是超聲主機,隻需要連上安卓智能設備,無論平闆還是手機,即刻可以進行超聲掃查,不再需要一個專門的屏幕進行圖像顯示。這款極具創新的便攜超聲,早在2015年年底就通過了FDA的審批在美國上市,引起業界轟動。曆時3年,這款産品最終獲批進入中國,而Lumify的出現,也将開啟移動超聲新時代。


blob 

 

不忘初心 走近便攜超聲研究

今天在超聲領域取得不斐成績的陸為,本碩博三個階段的研究方向都不一樣,甚至可以說相差甚遠,他經曆了從單純的光學研究到生物醫院光電子方向的研究再到超聲的研究。更确切地說陸為是在華盛頓大學博士二年級的時候,才結合自身能力和個人興趣,選擇了超聲的研究方向。

談及做便攜超聲的初衷,我們就繞不開2012年陸為博士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以系統工程師的身份進入飛利浦工作。陸為對在飛利浦公司工作深感幸運,他說:“秉承“創新為你”的理念, 公司的使命和工作意義就是改善人們的醫療條件,為醫生快速準确的診斷病情提供幫助,讓一些偏遠地區,或者極端條件(抗震救災等)下需要幫助的人們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和幫助。”

目前我們所熟知的傳統超聲設備,體格龐大笨重,就診程序繁瑣,病人需提前預約就診并在專門的科室排隊等待;醫生不能臨床使用,不能随身攜帶、随時診斷;遇到重大事故或災難,超聲設備需用車輛或者大飛機運送,比如在汶川地震救援時,就需動用軍用直升機來運送超聲設備。用技術幫助人,這是研究便攜式超聲的原因和初衷。

 

blob 

 

砥砺前行 打造最佳用戶體驗

在項目推進中困難重重,但從大的層面上講,陸為說最大的困難莫過于如何實現小型化,以及如何給予用戶更好的用戶體驗和更簡便的就診流程。

首先小型化問題的解決主要依靠技術上的沉澱。飛利浦是全球首家推出矩陣探頭的超聲公司,即便在今天,飛利浦也是這項技術的行業領軍者。據陸為介紹,波束合成技術在矩陣探頭的實際應用中至關重要,一般的探頭由一兩百個陣元的波束合成,較容易完成實時的波束合成;但當數據量達到幾萬個陣元的時候,這項任務就很難實現。Lumify的核心就是矩陣探頭波束合成技術的一個延伸,陸為所在的研發團隊經過多次研發,最終在小體積和低功率耗費的基礎上完成了有效的波束合成,從而為可以與台式超聲儀器高清圖像相媲美的Lumify圖像質量奠定了基石。

至于用戶體驗和就診流程如何優化?陸為說:“這個沒有什麼捷徑。一是依靠我們内部醫生以及工程師的相關經驗,另外就是對目标客戶的走訪及評估,我們整合了大量的反饋,以求研發出最适合用戶使用習慣的便攜式超聲設備”。

  

 blob

助力醫療  開啟移動超聲新時代

針對日後Lumify投放市場後會帶來什麼?這需要後期大量的實踐和數據來說明,陸為對此道出了自己的分析:“Lumify對于我們未來的醫療系統轉型具有很大的意義。很多時候病人完全可以在社區醫院得到與大城市三甲醫院同樣的治療服務。同時很多非疑難雜症可以在本地醫療網絡或者社區醫院解決,這樣降低病人的花銷同時也可以緩解大醫院醫療資源緊張的問題。”當然,陸為也特别說明,Lumify是醫療儀器,隻有具備超聲醫生資質的用戶才能購買使用,并針對采集圖像進行診斷。

目前,Lumify已經大規模投放市場,令陸為團隊欣慰的是,目前市場反饋良好。據最新發表在美國醫用超聲協會期刊的的文章稱,Lumify被醫生帶到喜馬拉雅山區為當地人診斷疾病,每天隻依靠幾個小時的太陽能,Lumify就可持續使用;另據陸為介紹,Lumify還為醫生提供了遠程醫療輔助功能(該功能在北美、歐洲等地區已投入使用,在中國尚未放開),用戶可以使用内嵌的遠程語音/視頻通訊工具與專家進行遠程實時會診;同時,Lumify的便攜性,也讓其成為抗險救災時的重要工具,比如2017年美國德州在受到飓風天氣災害的時候,Lumify在救災過程中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Lumify的小體積、便攜性、媲美台式超聲的高清圖像、以及智能遠程設置的産品優勢,有望打破時空和使用人員的界限,有望給中國醫療尤其是基層醫療帶來質的突破,變革醫生診斷流程,加速中國家庭從中受益的進程。未來,随着醫療設備制造技術的創新和發展、醫療模式的改變、慢性疾病患病率的上漲等,便攜超聲設備市場将進入飛速增長期,Lumify也将表現出更大的市場潛力。

回憶起在研究中心的學習時光,陸為說:“研究中心的學習經曆給我的成長奠定了很好的基礎。期間形成的嚴謹科研态度,缜密的邏輯思維能力,以及與人交流溝通的能力,在今天的工作和生活中都十分受用。”

 



 1

  “為心中的理想奮鬥”,這是穆廣園在團隊獲得第三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金獎之後在朋友圈更新的狀态,當問及具體是什麼理想的時候,穆廣園笑着說:“所謂的理想,其實一般是不能與人訴說的概念,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奮鬥目标,我的目标是實現自己價值的同時,能夠更好地為他人、為社會服務。”

  穆廣園的身上有很多标簽,比如“85後理工男”、比如“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光電國家實驗室博士研究生”,在實現理想的新征程中,他新增的标簽是:武漢尚賽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兼CEO。在全國“互聯網+”大賽上,就是穆廣園帶領創業團隊獲得了決賽金獎。談及決賽金獎,穆廣園雖有激動,但更多的是欣慰團隊的努力獲得了認可,也更加有信心帶領公司團隊繼續下一步的工作。

關于創業 就是敢想敢做

  穆廣園一直追求橫向發展,追求綜合素質的提高。在攻讀博士研究生期間,不少人都會思考:如何将科研和具體運用結合在一起?我們的社會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由此,不少人也會萌生創業的想法。

  穆廣園與大多數人不同的是,在最後抉擇的時候沒有躊躇,他這麼想了,也這麼做了,所以在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就堅定了創業的想法。提及創業的初衷,穆廣園說:“我在求學期間就積澱了很多經驗,對于公司、市場、産業有了一定的想法,所以說這些也就支撐了我畢業之後選擇創業,讓我堅持了自己的興趣愛好。”

2

關于理想 就是一種力量

  羅曼·羅蘭說:“一種理想,就是一種力。”對你我的大多數而言,這僅是一句名言,對穆廣園來說,理想是在創業初期,處理好創業和科研兩者間矛盾的力量支撐。

  他一直認為,做到兩者兼顧,從來都沒有捷徑,就是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尤其難的是創業和科研兩種狀态的切換:創業,需要擁有一種開放的心态;科研,需要安靜和專注。在這兩種不同的狀态中自由切換,穆廣園說:“倘若沒有足夠的抗壓能力和堅持不懈的追求是很難實現的。

3

關于未來 就是不斷突破

  創業七年,其中困難無數,如何克服困難?如何在困境中尋求突破?穆博士給出的答案是:堅持。“在堅持的過程中很容易迷茫,但在迷茫的時候我會一直告誡自己:要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然後再去尋找突破。”同時,穆廣園也很感恩導師王磊教授在科研和創業方面給予他的傳道授業解惑和幫助,穆廣園說:“王老師于我,既是良師,又是益友。”

  關于尚賽科技的未來和發展,穆博士介紹說,“尚賽科技所處的領域屬于空白型的行業,是能夠打破國外壟斷的行業,我希望能夠做出突破性的核心材料、核心産品,将其國産化,将産品的核心主權、核心利潤掌握在自己手裡。”

  作為華中科技大學的傑出校友,穆廣園想對師弟師妹們說,“在校研究生應該發掘自己的特長,在此基礎上做一些準備工作,努力做到’精、專、博、通’,我們需要有自己精專的方面,同時也要有比較廣闊的知識面,這樣才能全面的發展自己。” 

(PS:本文根據采訪内容進行了再次創作)